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众

大众甲壳虫

点击数:0 更新时间:2019-08-16 06:30:16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大众甲壳虫VolkswagenBeetle)正式名称为大众1型(VolkswagenType 1),是由大众汽车(香港译福士车厂)在1938年至2003年间生产的一款紧凑型轿车。1998年,在最初的甲壳虫下线许多年以后,大众汽车正式推出了外形与原先非常相似的新甲壳虫(以大众高尔夫(Golf)为平台),而甲壳虫则在墨西哥和其他少数一些国家一直生产到2003年。在评选最具世界影响力的“20世纪汽车”的国际投票中,甲壳虫排名第四,仅次于福特T型车、迷你和雪铁龙DS。

  10月12日,三辆大众VW-1型轿车如期交付。波尔舍与德国汽车协会开始对样车进行重点测试,用最苛刻的条件,进行16万公里的试车,证明这种轿车是技术上的惊人之作。甲壳虫的外壳,风阻极小,采用风冷发动机便于维护,扭杆独立悬挂行车平稳,整车自重650公斤,26马力,车速高、油耗少。最后,样车顺利通过了鉴定。

  大量投入北非、波兰和苏联的战争。在1940-1944年间,甲壳虫车还被改装成吉普车、水陆两用,分别有5万辆1.5万辆出厂,大众汽车厂成了希特勒的战争工具,而人民企望的“大众车”仅有630辆投入民用。

  1945年4月11日,英队占领了大众汽车厂,ⅣAN HIRST少将从瓦砾堆中拣回发动机零件,自己动手制造了两辆甲壳虫车,喷上卡其色驶回英军总部,马上受到垂青,订单雪片式飞来,少将决定尽快使侥幸保存的甲壳虫车生产线年的甲壳虫,整车外形流畅,简单实用。最突出的特点是完美的车身造型,是当时流线型设计的杰作。从这辆车上可以看到许多甲壳虫历史演变的痕迹,是一款难得一见的“甲壳虫”汽车化石。

  a。1960年德国政府将其私有化。随着战后世界经济的复兴,人们对汽车的需求如饥似渴,但购买力又很有限。甲壳虫的经济耐用性正好适应了这种形势,立刻成为欧洲最畅销的车种。并且在其研发过程中,研发者相当注意车子本身制作的水准和日后的维修问题,所以甲壳虫拥有相当坚实的车体结构和底盘引擎,这是它能成为长寿车的原因之一。甲壳虫为大众公司带来巨大利润。拿下欧洲市场后,大众公司的负责人又巧妙地打开了近乎饱和的美国市场。在甲壳虫的滋养下,大众汽车公司迅速发展起来,很快成为欧洲第一、世界第四的汽车公司。

  2002款的 New Beetle 是一辆2门(4门)4座的家庭用车,共有七个型号,从 GL 到 Turbo S。该系列的竞争对手包括阿库拉的 RSX和福特的 ZX2。GL 装备了一台4缸2.0升的引擎,输出马力115匹,百公里油耗城市是11.8升,高速公路是9.1升,配备了5速手动变速箱(含OD),另有4速变速箱供选择。而 Turbo S 则配备了一台4缸1.8升,马力180匹的的涡轮增压发动机,油耗则分别是12.3升和9.4升,变速箱则是6速手动的(含OD)。2002款的 New Beetle 是在2001款的基础上改进的。

  1994年,中国第一次在北京举办国际家庭轿车研讨和展示会。当时作为概念车的“新甲壳虫”第一次拿到中国来展出。人们不可思议地说,这怎么像个汽车,不就是个大玩具吗?这与轿车进入家庭有何关系?今天看来,德国人还是很会动脑筋的,旧曲唱出了新意,使甲壳虫的品牌得以延续。

  自从1978年德国不再生产甲壳虫之后,在海外,甲壳虫依旧风靡,人们还是喜欢这辆车,原因是它很,有一种对特殊年代的风情。尽管处在现代时尚的环境里,心理需求要远大于物质满足显得越来越迫切。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许多影视作品都在介绍甲壳虫的年代,并以此车作为道具可以说是屡见不鲜。同样,在中国,也有人喜欢甲壳虫并作为老爷车收藏当作珍品。迄今为止甲壳虫是世界上产量最多的一款车。有2500多万辆。而它至所以受欢迎,恐怕还是它的“平民情节”,赢得了世界声誉。

  应该客观地看,老式甲壳虫在性能技术上已经跟不上时代步伐了,确实要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是,它的人文情节依旧在挽留着它,直到今天才刚刚宣告“谢世”。应该说这是十分了不起的事。尽管如此,还要继续再生产2000辆纪念版,以吊足人们的胃口。现在看来已经不是在卖车了,而是在卖文化。

  对于这种现象,精明的企业和商人早已注意到了。早在上个实际90年代初就有人在策划,借助甲壳虫的理念和品牌,炮制与出甲壳虫完全不同性能和配置的现代摩登汽车——这就是后来称之为新甲壳虫的个性化车型。

  十多年前中国人看到甲壳虫的概念车大感不解,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日后再次引起波澜的“”车型。

  1999年,我再次去德国时,新甲壳虫已经在美国正式作为商品车上市了,并开始在其他国家销售。媒体称这是甲壳虫的复活,一时成为市场的抢手货。在德国买时也要排队订购才行。在埃姆登港口,一排排刚从美国运抵的新甲壳虫是作为登陆德国口岸,此时,人们看到的是已经被异化了的甲壳虫,成了真正的“宠物”,没有了历史的厚度,只是时尚的代名词。在老一辈的德国人眼里,这是走了调的甲壳虫,没有了过去的纯真味儿。但在年轻人的眼里前卫而又另类和新潮。

  2000年,新甲壳虫终于在中国国际车展上亮相。人们好奇的是,这是一款高科技的个性化车型。用市场人士的话说,新甲壳虫已经不是平民车了,而是个高价姑娘,跻身于高挡轿车之列,要40万元以上才能买到手。当我们在北京和上海街头看到新甲壳虫时,中国轿车正开始进入家庭,这与德国相比,竟相差了半个多世纪。当别人在玩新甲壳虫时,我们还在讨论十万元家轿的市场究竟有多大?这在国外还用的着讨论吗?

  正因为老款甲壳虫对家轿的普及做出了贡献,改变了不少人的生活方式,它的停产才成为一大新闻,就像一支老款,一杯老酒,越老越有滋味,浸泡着历史,回味的是流逝的岁月……

  1934年6月22日,德国汽车制造联合会委托著名的汽车设计师费迪南德·波尔舍设计一款“大众汽车”。1935年,样车下线马力。这款车可以说是日后甲壳虫车型的原型,其极具个性的元素在后来的甲壳虫车型上都得到了体现。

  1938年,大众推出了经过进一步改型的“38”系列车型,它装载的空冷直列4缸986毫升排量发动机能输出24马力的功率,车重750公斤。这款坚实且具有与众不同外型的车,就是“甲壳虫”汽车的鼻祖。但实际上,直到1968年,“甲壳虫”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在大众公司官方。

  1939年2月16日,柏林车展上还展出了由费迪南波尔舍重新设计,由希特勒命名的“KdF-Wagen”。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大众公司开始大量生产军用汽车。1945年,战争结束,在同盟国的监督下,大众公司开始重新生产民用汽车。从此,甲壳虫汽车进入了快速、平稳的发展时期。1972年2月17日,第15,007,034辆甲壳虫出厂,打破了福特公司T型车保持的生产纪录。8月,编号为“VW1303”的装载40-50马力发动机的甲壳虫取代了原有的“VW1302”,成为主流车型。1973年,大众公司将几款特制型号的甲壳虫投放市场:Jeans甲壳虫、大甲壳虫、“黑-黄比赛者”和城市甲壳虫。7月,VW1303停止生产,1303敞篷车(即VW1303A)在8月上市成为主打产品。

  1974年6月1日上午11点19分,位于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本厂停止生产甲壳虫。8月,宣布停产VW1303A。1975年7月,VW1303也停产了。直到1978年1月19日,德国本土生产的最后1辆甲壳虫汽车在Emden下线。到此为止,德国本土共生产了16,255,500辆甲壳虫。

  1981年5月15日,第2000万辆甲壳虫汽车在大众汽车公司位于墨西哥的Peubla工厂下线。这是汽车工业史上的一个奇迹,同时也标志着一个新世界纪录的诞生。为了庆祝这一伟大成就,大众公司推出了“SilverBug”珍藏版甲壳虫,以此献给那些忠心的追随者。

  1998年,大众公司推出了其全新打造的最新款甲壳虫汽车。这款车在1998年底特律国际车展上露面时,即受到了公众和传媒的极度关注。新甲壳虫的外形设计仍颇具当年甲壳虫的风采,同时拥有靓丽的色彩和动感的线条,整体造型还是秉承半个世纪前的款式,但是加入了更多现代化的设计元素,再加上现代化的机械性能,新甲壳虫无疑将成为21世纪的现代车型。

  除了外形和仪表盘和从前相近,新甲壳虫由以前的后轮驱动方式,改为了前轮驱动方式,发动机也由风冷式改成了液冷式,安全设备新添了防抱死制动系统和侧面安全气囊,其他配置还有空调、AM/FM收录机/音响系统、电动反光镜等。尽管相对于紧凑型微型车来说,甲壳虫价格略显昂贵,但它带给人们的不仅是车型本身,同时还有品牌传承多年的“甲壳虫文化”。

  甲壳虫能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原因在于其商标式的品质:独具匠心的设计、精致的加工工艺、完善的装备和众所周知的可K性。除此之外,还有其低廉的价格、较低的维修费用,并且使用多年后仍具有一定的价值,大众

  公司很少参与价格战,但实际上对于他们的汽车品质来说,他们的标价并不昂贵,其“想想还是小的好”的主张更是改变了美国人观念。这些都可以说是其成功的根源。

  2012年9月20日,上海著名的时尚魔力之都中国上海迎来一场近几年最强悍的新车上市秀:堪称全球汽车工业奇迹之一,代表大众汽车品牌根基的全新一代甲壳虫,在无数中国虫迷的期盼声中,载誉而至,震撼归来。为期两天的“怒放 ‘虫’生”全新一代甲壳虫上市系列活动,吸引了全球时尚人士的强烈关注,而大众汽车全新一代甲壳虫,带着经典和彻底的改变扑面而来,在中国市场上重生并怒放。

  德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在他的著名小说“我的世纪”中曾经用一个章节专门介绍了甲壳虫在德国人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他用第一人称的手法,描述了一位在东德的市民是如何想得到一辆甲壳虫的渴望。这就不能不再次触动德国人记忆深处的痛点——他们也曾经贫穷过,也曾经在战争的阴影下承受过饥饿和失业,生动地再现了德国人当时的生存状况——

  “去年,我们准时递交了要求加入大众汽车储蓄调节的申请,给您寄去了所有证明材料。首先,证明我丈夫贝恩哈德·艾尔森从三九年三月每周至少存入五个帝国马克,在储蓄簿上面贴了四年之久,为了一辆蓝黑相间的‘力量来自欢乐’牌轿车,这是大众汽车当时的叫法。我丈夫总共存了一千二百三十马克。这是当时的出厂价。其次,因为战争期间生产产量少,所以我丈夫没有得到。因此,我们,也因为他现在残废了,要求得到一辆甲壳虫,而且要一辆淡绿色的大众1500型,不要增加任何特殊附件。”

  “现在,当五百多万辆甲壳虫从流水线开下来,贵厂甚至已经为墨西哥人建了一个汽车厂的时候,大概会有可能满足我们储蓄购买大众汽车的要求,即使我们的固定住址是在德国或许我们不再被算作德国人吗?”

  这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作为一段历史,格拉斯用东德一位妇女写给大众汽车公司的一封信就能真实地感受到,甲壳虫曾经给这个国家经济复苏,重新站立起来起过很大的作用。读了这封信谁都不会忘记历史。而作者把这个故事放在1951作为背景,是一种提示。也就是说,当时德国的汽车普及还刚刚开始。尽管这是一个汽车发明的国家。

  2000年世界博览会在德国汉诺威举行。在德国馆,我看到一辆产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甲壳虫被陈列在场馆里,与德国历史文化科技发明放在一起。让人惊奇的是,作为一辆极为普通的甲壳虫被当做了历史遗产并作为“英雄”与他们敬仰和崇拜的文化名人,重大发明以及伟大的医学放在一起向世人展示。尽管也有“奔驰1号”,但人们对于甲壳虫的尊重则是由衷的。我曾目睹过这样一个镜头——

  一位白发苍苍的妇女,坐在甲壳虫的展台下,用一只手支撑着下巴在沉思;一对老人在甲壳虫旁留影;还有摩登的年轻人用好奇的神态审视甲壳虫……

  这就是德国人,在他们的心目中甲壳虫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翻开历史,甲壳虫作为平民汽车是最早提出来的,尽管1903年福特就生产了T型车使美国最先在世界上普及了汽车。但真正让汽车成为价廉物美的大众汽车是甲壳虫。

  今天看来也许是不可思议的事。当初甲壳虫问世时,它只是解决“买得起”的问题,讲究的是可靠性,价格在1000马克之内。这样的思路,有人给它起了个车名叫“人民车”。用今天的要求来看,这是极为简陋的车,但它又不是低档车,其设计思路和方法则成为今天的经典,至今还影响着汽车设计——流线型。所以,波尔舍不仅是甲壳虫之父,也是流行型汽车设计的创始者。由此改变了传统的船型设计,将汽车设计带入了流行型设计的时代。

  甲壳虫对德国人来说,是他们曾经共过患难的朋友,也是精神支柱。因为有了甲壳虫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在德国有专门以甲壳虫命名的汽车俱乐部,也有爵士乐队等。由于这车造型像甲虫,加上它的“丑陋”(噪声大、做工粗糙),一位美国记者在《纽约时报》上称这车叫甲壳虫,由此成名,蜚声世界。今天看甲壳虫是越看越喜欢,以至成为一种“宠物”,这是因为甲壳虫被赋予了人文内涵所至,连大众公司也最后将“人民车”改为甲壳虫,顺应了时代的潮流。如果说,有人曾形容一杯牛奶能使一个民族强盛起来的话,那么,甲壳虫就创造了使一个国家在废墟中重又站起来的神话。

  在德国,我同一些知识阶层的人士谈起甲壳虫,他们总是用一种文化的视角来评判甲壳虫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和精神的愉悦。实际上,甲壳虫已经溶入了德国人的精神和他们的文化之中。他们可以把汽车发明写进历史,但不会把甲壳虫在生活中抹去,因为对甲壳虫的存在与否已不是无关重要,而是已成为一种历史的符号,当作了精神遗产。在德国可以找到不少甲壳虫的书,内容极其丰富,涉及到生话的方方面面,仅我自己收集的就有五六种,还不包括国家出的版本。在沃尔夫斯堡大众公司汽车博物馆,可以看到在甲壳虫的平台上繁衍了一个庞大的家族——敞蓬、厢式、面包和各种各样的专用车等。在这些不同年代生产的甲壳虫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甲壳虫的发展历史,技术的演变过程,以及德国人的生活需求。在德国,埃姆登成了甲壳虫的故乡。埃姆登的记忆——最后一辆德国本土生产的甲壳虫1978年,最后一辆甲壳虫在德国港口城市埃姆登工厂下线。许多人恋恋不舍地簇拥着这辆车合影。在历史的老照片上,能触摸到当时的气息。

  在埃姆登工厂的陈列室里,最后一辆奶白色的甲壳虫至今还保留着。凡是到这个厂参观,讲解员都不会忘记介绍一下甲壳虫。1980年,当在海外生产的甲壳虫漂洋过海重回故里时,整个埃姆登沸腾了,成了节日的海洋,像重又拾回了他们失去的孩子。我曾经问过德国人,在他们心目中甲壳虫要比奔驰宝马还要来得亲近,值得骄傲,更像是自己的孩子和朋友,不论是有钱的富翁还是没钱的贫民它就像生活中的好帮手,闲暇时又能成为交流的朋友。这种皮实的带有人文内涵的汽车恐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1938年 在沃尔夫斯堡开始了大众汽车厂的建设,这里生产了当时被称为“欢乐带来力量的汽车(KDF车)”——甲壳虫。

  1939年 KDF车首次在公众面前亮相,27万德国人预定了该车,但是战争的爆发使大众汽车厂转为生产军备。

  管工厂的63%被炸毁,但是甲壳虫几乎在战争刚刚结束就开始了生产,英官当局订购了2万辆车。

  1947年 第一批甲壳虫出现在德国汽车销售商的展厅中,全年制造了8987辆甲壳虫,并第一次出口到荷兰。

  1949年 大众汽车推出用于出口的甲壳虫,50年代甲壳虫的出口为德国的经济奇迹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1月8日,两辆甲壳虫从荷兰经水运抵达美国。

  1953年 甲壳虫原有的面包圈型后窗被更大的椭圆车窗所代替,这一代甲壳虫被亲切称为“小椭圆”。

  1972年 2月17日,大众汽车甲壳虫以15007034辆的总产量打破了福特T型车的生产纪录。

  1974年 7月1日上午11:19分,在沃尔夫斯堡生产的最后一辆甲壳虫下线年 在德国本土生产的最后一辆甲壳虫在埃姆登工厂下线;同时在海外,甲壳虫的生产量已经达到1000辆/天。

  1980年 最后一辆装配风冷发动机的甲壳虫敞篷车驶出了位于德国奥斯纳布吕克的卡曼公司的生产线年

  2002年 随着第21517415辆高尔夫驶下生产线,高尔夫的生产量超过了甲壳虫位居世界第一。

  2003年 7月30日,最后一辆甲壳虫驶下大众汽车墨西哥工厂的生产线辆,超过福特T型车,成为历史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最为成功的车型之一。

  2013年,为满足更多人的购买需求,上海大众汽车于2013年年同大众汽车集团签署了引进协议,原装进口旗舰豪华、高端商务车迈特威、多功能全能MPV夏朗,以及时尚小车甲壳虫尚酷均列入其销售业务的行列中。

  新一代甲壳虫敞篷版在外观将继续延续大众的“新经典”设计,融入大众家族式的简约风格的同时还会保留甲壳虫70多年来的经典外观风格,譬如说圆形的车灯、突出的翼子板设计就是多年沿用的设计。

  发动机,取而代之的是一款搭载1.8TSI引擎配置的车型,据悉该车搭载的是大众第三代EA888发动机。相比之前新车的售价则基本保持不变。

  由于各国针对大排量车型的环保征税提高,很多厂商都开始用小排量增压发动机替代。大众此举也是为了迎合这一要求。据悉,新推出的1.8TSI车型手动六速基本款在美国的起售价为21395美元(约合人民币12.9万元)。敞篷版起售价为25170美元(约合人民币15.2万元)。

  性能方面,大众基本让全新1.8TSI发动机的性能与之前2.5L自然吸气发动机相同。这款1.8TSI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为125kW。而在扭矩方面对比之前提升甚微,但是在峰值扭矩的介入转速却减少了700转左右,这也就说明新车的提速来的更快更早。不过减小排量最直观的效果还是在油耗方面,新车百公里综合油耗相比之前已经降低了很多。

  国内市场甲壳虫已经推出1.2TSI、1.4TSI和2.0TSI三种排量发动机的车型。相比这三种排量,1.8TSI引进国内市场的意义不大。不过国内已经引进第三代EA888发动机的生产线,相信不久后就能有更多搭载该款发动机的国内车型出现。

  2014北美车展日前在底特律正式开幕,大众甲壳虫Dune亮相这次车展。早在2000年,大众就曾发布过一款“跨界版甲壳虫”,时隔15年,大众将这个构想再次完善,全球首发了全新甲壳虫Dune概念车(Dune意为沙丘)。与普通版甲壳虫相比,新车提高了离地间距,并且加入了系列的跨界设计,拥有更野性的外观。据悉,本次的新Dune概念车会以现款甲壳虫为蓝本开发,将延续那种浓厚的跨界气息

  车身尺寸方面,全新甲壳虫Dune概念版长宽高分别为4290/1856/1536mm,其中车身高度较普通版增加了50mm。

  从新车车身设计看,甲壳虫Dune概念车显然比普通版甲壳虫有着更高的离地间隙,这也符合其跨界车的定位。粗狂的前保险杠、大尺寸的合金轮毂、车身边缘的黑色防擦防泥条更加凸显了这种跨界的风格。在英语中Dune是沙丘的意思,而这也直接指出了其更适合越野的特质,值得关注的是,这已经是Dune概念车的两度登场,相信其量产的可能性非常大。

  内饰方面,甲壳虫Dune概念版车型同样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大面积的黄黑对比色显得格外醒目,而镂空的方向盘也是亮点之一,相当有气质。

  动力方面,甲壳虫Dune概念车将继续沿用2.0TFSI的动力布局,最大输出功率155千瓦(210马力),对应6速DSG双离合变速箱,甲壳虫Dune的百公里加速时间为7.5秒,最高时速225公里/小时。由于考虑到其跨界的本质,大众会为其标配4MOTION四驱系统,以期达到更高的通过能力。